何凯文考研(何凯文考研英语)

何凯文考研,何凯文考研英语

他是备受同学们喜爱的KK,也是课堂上爱讲“毒鸡汤”的反套路大师;

他是拥有近千万粉丝的微博大V,也是圈粉无数学子的宝藏梗王;

他坚持并热爱运动,希望能带动更多同学参与到体育活动中来;

不论当天的教学工作强度多大,他都坚持更新“每日一句”,十年从未间断,并为其增加了“亿点点”细节;

他对川渝美食情有独钟,是重庆小面和乐山小吃的“死忠粉”,也是一位优秀的家庭大厨;

他在英语教学中游刃有余,但回到家里一样也会操心孩子的教育,偶尔还会被自家萌娃搞得“满头问号”;

这位文都教育的KK老师到底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人?他为什么会受到如此多考研学子的喜爱?在多年教学中他又收获了哪些心得体会?下面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每日一句不难 十年如一日很难

早在2012年的时候,何凯文老师就已经开始更新考研英语的“每日”系列。“当时没有微博,也没有微信公众号,只有一个类似博客的公众媒体,叫QQ空间。”他发现,QQ空间的受众面非常广泛,阅读限制也比较少——无论是不是好友,都能访问并阅读空间里的内容。于是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他便利用空间里的“说说”功能,每天带大家学习一句真题原文,“最多的时候,一年的空间访问量能有一个多亿”。用何凯文老师的话来说,刚开始这只是一个很单纯的想法,就是想有一个平台和同学们共同学习。可连他自己都没想到,一坚持就是十年之久。

起初,“每日一句”的内容仅限于考研真题,在了解同学们的需求和出题人的命题偏好后,内容重心才逐步转向了国外的期刊。“很多同学下外刊就像‘集邮’,就好像你下课以后去找老师要了PPT,回去以后从来不看。”所以,何凯文决定干脆把有可能出现在试卷上的外刊文章加入自己的内容资料库,这就成了“每日一句”的2.0版本,“就是我带着同学们读,也讲一讲里面的生词”。之后,他又陆续推出了“每日一句”的3.0、4.0甚至5.0版本,分别增加了语音解析、分享答疑、模拟真题、原文翻译等内容。说来也巧,在15年时,他曾讲解过的一篇有关“美国宪法中手机内容是否属于公民隐私”的文章,就出现在了当年的试卷上,这也让他觉得做这件事“非常有意义”。

“其实从18年之后,我就一直在思考怎样才能把‘每日一句’做得更好,这对我来讲也是一个挑战。”在何凯文看来,做这件事不仅能够帮助到同学们,也让他在不断迭代和坚持的过程中,发现并掌握了某些规律,从而产生了学习的乐趣,对于自身而言也是一个学习和提升的过程。

运动这件事 其实跟考研差不多

何凯文觉得,其实运动这件事在某种意义上跟考研差不多——同样需要不断坚持和重复,同样需要度过“平台期”,同样会面临各种各样的挑战,也同样能赋予人生不同色彩,帮助你完成蜕变。

何凯文一直有运动的习惯,高中时还参加过国家运动员等级评定。但是由于工作后经常需要到全国各地参加讲座,工作强度也比较高,所以不得不暂时放下这一爱好。“那个时候是真的不敢生病”,回想起来,何凯文仍旧感触颇深,他表示如果真的病倒了,不仅会辜负各位同事的付出,还会导致上课状态不佳,对学生而言也是一种不负责任。不过这两年,他又把运动习惯捡了起来,还经常在网上分享一些自己的健身日常。期间,他也发现学习和运动一样都会经历“平台期”——在刚开始减重的时候,瘦40斤跟玩一样,但真正难的是从150斤瘦到140斤。“对于同学们而言也是一样,从40分提升到70分很容易,但是从70分提升到80分、再到90分就非常难了,而且是越往后越难。”

“之前有一个贵州的同学,让我印象非常深刻。”何凯文说,这位同学是当地一个县级医院的医生,想通过考研来提升自己的学历。由于是医院的主力,所以他白天的工作任务非常重,只能晚上挤出时间学习——基本是晚10点到12点,有时也会学到凌晨1点。为了能多学一会,他就在桌子旁边摆一盆冷水,感觉困了就把脸泡进去,像这样反复几次,就能让自己再多坚持二、三十分钟。最后,这位同学不仅考研成功,也读了博并在北京某家医院就职。“他们在奋斗过程中的那份感动给我的印象很深,而他们人生状态的改变,也让我觉得自己所坚持的这件事情是有意义的”。这位同学的经历也让何凯文不得不去相信,“考研这件事确实能给你带来很大的一个变化”。

同一个世界 同样操碎心的老爸

“疫情肯定会影响我们的学习和生活,但我们要从这种坏事中看到好处,就是对于每个家庭来说,陪伴孩子和家人的时间都多了。”在家里的时候,何凯文经常会带着孩子看一些英文动画、英文图书,小朋友也很愿意配合,不仅学起来非常快,发音甚至比他还要标准。

跟全世界所有的老爸一样,何凯文也为自己萌娃的教育操碎了心,甚至在面对某些童言童语时,也会愁的“直挠头”。有段时间,他发现孩子越来越不愿意配合自己说英语,偶尔也会怀疑这位年仅5岁的小朋友是不是到了“叛逆期”。“他会问我说爸爸你是中国人,为什么要说英语?”这种问题往往会令他哑口无言,甚至觉得孩子说得好有道理。慢慢地,他发现在孩子的认知里,中文是用来沟通交流的,英语则是一种具备“工具属性”语言。所以,他买来了《神奇校车》《苍蝇小子》等英文科普读物,让小朋友可以借助英语来了解到一些自己感兴趣的知识。“他现在教材里学的一些单词,好多我都不认识。”何凯文说,每次给孩子讲恐龙或者其他内容的时候,自己都要提前“备课”,一个一个地查生词,“这可比考研英语难多了”。虽然会有点辛苦,但他仍觉得这种教学方式很符合自己的英语教学理念,即“不要只是learning English,而是learn in English”。

在教学和家庭之外,何凯文是一个爱吃、会吃的人,偶尔会自己做饭,而且“做的还挺好吃”。人们常说:“人在异乡,胃在故乡”,对于他这个地道的乐山人来说,一些童年的回忆和记忆中的味道确实令人难忘。他甚至有一个很执着的梦想——“如果若干年后不做老师了,我应该做一家小面馆的老板,名字都想好了,就叫‘何以笙小面’。”

何凯文考研(何凯文考研英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考研辅导网 » 何凯文考研(何凯文考研英语)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